中国四大古典名著之《西游记》外篇 - 唐僧西天取经之谜

      《西游记》是一个唐僧师徒西天取经的故事,那么唐僧为什么要不辞劳苦、历经千辛万苦去西天取经呢?取回来的真经究竟有什么作用?...... 等等,本文将解答这些问题。 

一、唐僧的相貌之谜

      对唐僧的身世之谜进行了一番推理之后,有充分的理由可以确认唐僧并非状元陈光蕊之子。上回已经说明。但是,有的朋友可能又会问:既然唐僧并非陈光蕊之子,那么,为什么他长得很像陈光蕊呢?

  今天就来分析这个问题。

(一)温娇
  温娇最初见到唐僧时:
  叫进衙来,将斋饭与玄奘吃。仔细看他举止言谈,好似与丈夫一般。小姐将从婢打发开去,问道:“你这小师父,还是自幼出家的?还是中年出家的?姓甚名谁?可有父母否?”
    温娇见到唐僧后,认为和陈光蕊长得很像。“好似与丈夫一般”。那么,温娇的心里肯定会有巨大恐惧。因为她无法解释唐僧不是陈光蕊的儿子,却为什么会长得很像陈光蕊。

(二)婆婆
  唐僧来寻找婆婆时:

      寻着婆婆。婆婆道:“你声音好似我儿陈光蕊。”......玄奘问:“婆婆的眼,如何都昏了?”婆婆道:“我因思量你父亲,终日悬望,不见他来,因此上哭得两眼都昏了。”

      玄奘便跪倒向天祷告道:“念玄奘一十八岁,父母之仇不能报复。今日领母命来寻婆婆,天若怜鉴弟子诚意,保我婆婆双眼复明!” 祝罢,就将舌尖与婆婆舔眼。须臾之间,双眼舔开,仍复如初。婆婆觑了小和尚道:“你果是我的孙子!恰和我儿子光蕊形容无二!”
  婆婆说得更为详细:
  1. 声音:好似我儿陈光蕊。
  2. 长相:恰和我儿子光蕊形容无二。
  为什么婆婆说得比温娇要具体肯定?因为温娇和陈光蕊相处的时间短,而婆婆和陈光蕊相处的时间要长,所以婆婆会更加肯定些。
  总之,温娇和婆婆都认为唐僧和陈光蕊长得很像,这一点是一致的。
    但是,儿子是不是一定要长得像父亲?这个在逻辑上是不成立的。没有任何理论支持儿子一定要长得和父亲一模一样。另外,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人长得很像,也是常有的事。
    唐僧长得不像别人,偏偏就像那个陈光蕊,你说这怪不怪?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?只要联系上下文看,答案就很清楚了。
    唐僧之所以长得像陈光蕊,完全是观音菩萨在幕后操纵的结果。
    在观音菩萨她们这个组织内部,掌控着一套“投胎转世”的设备(后面自然会论述到)。观音菩萨要唐僧长得像陈光蕊,并且一模一样,完全具备这个条件。
  因为做假做的太逼真了,反而露出了破绽。破绽在哪儿呢?破绽就出在声音上。婆婆道:“你声音好似我儿陈光蕊。” 陈光蕊是海州人,而唐僧是江州人。口音是不会一样的。不要说隔州,就是隔县(甚至隔乡),口音也是有差别的。
    不同州的人说话,应该是存在一定的语音障碍的,所以这就是个破绽。
  那么,观音菩萨为什么要让唐僧长得和陈光蕊“形容无二”呢?这有两个方面的原因:
    1. 借婆婆之口,给天下舆论一个明确的交代,让大家都知道唐僧是状元陈光蕊的儿子。你看,唐僧向天祷告之后,“将舌尖与婆婆舔眼。须臾之间,双眼舔开,仍复如初。”请问:如果没有观音,唐僧他有这个本事吗?
  2. 唐僧是观音选定的一个取经人,观音菩萨让唐僧长得和陈光蕊“形容无二”,这是她做下的一个独特的“标记”。以防止将来认错了。
     《西游记》第12回,唐太宗请天下高僧做法事,热闹非凡,观音菩萨和木叉杂在众人丛中,也去观看,“这菩萨直至多宝台边,果然是明智金蝉之相”。

    观音见到唐僧的长相是“明智金蝉”之相。一眼就认出来了。

  唐僧是金蝉长老转世,金蝉长老长的什么样子,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:唐僧就是陈光蕊的长相!因为唐僧和陈光蕊长的“形容无二”,所以才不会认错。
    因此,我认为唐僧长得和陈光蕊“形容无二”,主要是以上这两个方面的原因。(又:“光蕊”与“明智”相对应。取“光明睿智”之意。)
  在整个事件中,我反反复复地强调:唐僧的出生以及曲折的命运,都是观音菩萨在幕后一手操纵的结果。但是有的朋友说我胡说八道,一派胡言,其实,这个根本不需要争辩。
    因为《西游记》是小说,是一部揭露黑暗现实的小说,并不是什么宗教经典。你拿宗教里的人物来评论小说艺术,那才真的叫扯淡!
    在小说的第12回中,写的只有那么清楚明白不过了:
   “却说南海普陀山观世音菩萨,自领了如来佛旨,在长安城访察取经的善人,日久未逢真实有德行者。忽闻得太宗宣扬善果,选举高僧,开建大会,又见得法师坛主,乃是江流儿和尚,正是极乐中降来的佛子,又是她原引送投胎的长老,菩萨十分欢喜。”

   1. “江流儿和尚”,就是唐僧。唐僧的乳名,叫做江流。
   2. “正是极乐中降来的佛子”。说明唐僧的前世,正是他们这个组织里的人。
   3. “又是她原引送投胎的长老”。这一句话,就说明唐僧投胎、出生,都是观音菩萨一手经办的,菩萨十分欢喜。
  既然书中已经说明了,唐僧出世是由观音菩萨“引送投胎”的,那么,这一点就不应该产生歧义。唐僧的经历,观音菩萨不可能不知道,不仅知道,而且还记了帐的。
  唐僧这个和尚,你能说不是观音菩萨刻意制造出来的?

二、唐僧为什么要取经

      唐僧取经,大家都再熟悉不过了。但是,若要问一句:“唐僧为什么要去取经呢?” 恐怕有多数人回答不上来。
  大家一般主观臆想的答案是:“为了宏扬佛法。” 也有的朋友会说,唐僧是为了学习更高深的佛法,才去西天拜佛取经的。等等。
    但是,这些都不是的。究竟是什么呢?《西游记》第12回有十分明确的标准答案:
    (太宗)问:“谁肯领朕旨意,上西天拜佛求经?”
    (唐僧)道:“贫僧不才,愿效犬马之劳,与陛下求取真经,祈保我王江山永固。”
      可见,并不是唐僧要取这个经,而是他帮唐太宗去取这个经。也就是说,对这个“经”产生需求关系的,是唐太宗!而不是唐僧!唐僧在取经的过程中,仅仅只相当于一个差人、邮递员的身份,他的工作任务只是负责帮唐太宗送一趟货而已。
      前面已经探讨了唐僧同志的身世之谜。现在,我们再来探讨唐僧为什么要到西天去取经。凡事总有个原因,唐僧总不会无缘无故的要去取经吧。
  话说唐朝开国不久,皇帝唐太宗举办了一次旷世规模的宗教活动,叫作“水陆法会”。举办这场“水陆法会”,需要选举一名有大德行的高僧来作坛主主持人。榜行天下不到一月,各路高僧云集京师,众人从中选举出了陈玄奘法师。
  注意:陈玄奘法师之所以能够成为水陆法会的坛主主持人,是从所有的和尚之中“海选”出来的。海选主持人的条件标准是:“根源”与“德行”。
  小说中的玄奘,这个法名是金山寺的老和尚为他取的,他俗姓陈,乳名江流。因为他是唐朝的和尚,所以简称唐僧。从广义上讲,所有的唐朝和尚都可以称作是唐僧,但在小说《西游记》中,“唐僧”是专指陈玄奘的。
  太宗皇帝查得他“根源又好,德行又高”。于是太宗大喜道:“果然举之不错,诚为有德行,有禅心的和尚。朕赐你左僧纲、右僧纲、天下大阐都僧纲之职。”玄奘顿首谢恩,受了大阐官爵。
  唐僧之所以能够得到皇帝的封赏,是因为根源好、德行高这两个条件。
    “根源又好”,这是真的。因为唐僧的父亲陈光蕊中状元,官拜文渊殿大学士,母亲则是开国元勋殷开山丞相的女儿,所以他是标准的高干子弟。
   “德行又高”,从哪儿说起呢? 书中说他“千经万典,无所不通;佛号仙音,无般不会”。
  菩萨送来两件宝物“锦阑袈裟,九环锡杖”,袈裟卖五千两,锡杖卖二千两,合人民币约700000元了。就连皇帝唐太宗也问:“有何好处,就值许多?” 可见挺贵的。尽管贵,唐太宗还是说“朕买你这两件宝物,赐他(唐僧)受用。”
  太宗宣唐僧入朝:“求证善事,有劳法师,无物酬谢。愿送锦阑异宝袈裟一件,九环锡杖一条。今特召法师领去受用。”玄奘叩头谢恩。
  太宗道:“法师如不弃,可穿上与朕看看。” 唐僧就抖开袈裟,披在身上。君臣文武,个个喝采。
  待唐僧穿了袈裟,持了宝杖,太宗又赐他两队仪从,叫他上大街去威风一把,就如中状元夸官一般。感动的唐僧再拜谢恩,在那大街上,烈烈轰轰,摇摇摆摆。长安城里,大男小女,无不争看夸奖。
  唐僧直至寺里,僧人们下榻来迎。唐僧便对众僧人感述“圣恩”不已。太宗皇帝对唐僧如此礼遇,给足了面子,以至唐僧的感激之情,难于言表。
  最后,菩萨对太宗皇帝说,你办的这个水陆法会跟本就不行! 你请的法师只会讲小乘教法,不起作用的。我有大乘佛法三藏才是真经,可以度亡脱苦,寿身无坏。
  太宗正色喜问道:“你那大乘佛法,在于何处?”
  菩萨道:“在大西天天竺国大雷音寺我佛如来处,能解百冤之结,能消无妄之灾。”
  太宗一听,马上就叫法会暂停。水陆法会原本计划是做49天的,现在是第7天。即命众僧:“且收胜会,待我差人取得大乘经来,再秉丹诚,重修善果。”
  这句话有3重意思:
  1. 水陆法会暂且停止。不做了。
  2. 等我派人去西天把如来佛的“大乘经”取回来。
  3. 取来大乘经后,再重新做这场水陆法会。
  当时在寺中问曰:“谁肯领朕旨意,上西天拜佛求经?”
  这下好了!
  唐僧吃了人家的嘴软,拿了人家的手软,推也推不掉,躲也躲不脱,只好上前施礼道:“贫僧不才,愿效犬马之劳,与陛下求取真经,祈保我王江山永固。”
  注意,他说的是 “愿效犬马之劳,与陛下求取真经。”说明他自己并不对这个“经”产生需求。是帮唐太宗去取经。
  唐太宗多少还有点担心他一去不复返。于是说:“法师果能尽此忠贤,不怕程途遥远,跋涉山川,朕情愿与你拜为兄弟。” 就去那寺里佛前,与唐僧拜了四拜,口称 “御弟圣僧”。
  唐僧感谢不尽道:“陛下,贫僧有何德何能,敢蒙天恩眷顾如此?我这一去,定要捐躯努力,直至西天。如不到西天,不得真经,即死也不敢回国,永堕沉沦地狱。”
  那唐王果真十分“贤德”,把个玄奘师傅感动的连毒誓都发了。唐僧回到寺里,几个徒弟都来相见:“师父呵,尝闻人言,西天路远,更多虎豹妖魔。只怕有去无回,难保身命。”
  唐僧道:“我已发了弘誓大愿,不取真经,永堕沉沦地狱。大抵是受王恩宠,不得不尽忠以报国耳。我此去真是渺渺茫茫,吉凶难定。”
  这句话有两个关键语:
  1. 大抵是受王恩宠。
  2. 不得不尽忠以报国耳。

三、唐太宗地府还魂

      上回说了,不是唐僧要取这个经,而是皇帝唐太宗要取这个经。那么,唐太宗要这个“经”究竟想干什么用? 还得从“唐太宗地府还魂”说起。
      《西游记》第10、第11回,讲了一个关于唐太宗死而复生的故事。
      故事的起因是一条龙和一个算命先生打赌时,触犯了天条而当斩,天庭行刑的刽子手叫魏征,魏征在人间的职务是太宗皇帝手下的一名大臣。于是,这条龙便向唐太宗求情,叫他阻止魏征行刑。
      唐太宗答应救龙一命,但是,这条龙还是被魏征给斩了。于是,龙的冤魂便天天缠住太宗皇帝索命,最终导致唐太宗一命呜呼,到阎罗殿报到去了。
      我们知道,普通人死了,都是由钩魂使者,黑白无常,牛头马面之类的角色拿脚燎手铐把你强拉硬扯去的。而皇帝唐太宗死了则不同,是阎罗殿的大管家崔判官亲自跑来接的! 只见他跪拜路旁,口称:“陛下,赦臣失误远迎之罪!”二人正说间,只见一对青衣童子,执幢幡宝盖,高叫道:“阎王有请,有请。”
      看样子,是阎王有请在先,崔判官是在得到消息后抢了先。总之,大家都对唐太宗很尊敬。
      到了阴曹地府,虽然阎王、判官对他很“尊敬”,但是阎罗殿的各种鬼都对他很不友好。太宗皇帝主要受到了三次惊心动魄的“恐吓”。
      首先遇到的是他的老头子李渊,哥李建成,弟李元吉,叫道:“世民来了,世民来了!”那建成、元吉上来就揪打索命。太宗躲闪不及,被他扯住。幸有崔判官唤一青面獠牙鬼使,喝退了建成、元吉,太宗方得脱身而去。
      阎王,共计有十殿阎王:秦广王、楚江王、宋帝王、仵官王、阎罗王、平等王、泰山王、都市王、卞城王、转轮王。
      这十殿阎王全部都出了森罗宝殿,控背躬身迎迓太宗。十王道:“陛下是阳间人王,我等是阴间鬼王,分所当然,何须过让?”
      十殿阎王对杀人如麻的唐太宗,真是客气啊!
      秦广王道:“急取簿子来,看陛下阳寿天禄该有几何?”崔判官急转司房,将天下万国国王天禄总簿,逐一检阅,只见大唐太宗皇帝注定贞观一十三年。崔判官急取浓墨大笔,将“一”字上添了两画,将簿子呈上。
      十王看时,见太宗名下注定三十三年,阎王惊问:“陛下登基多少年了?”太宗道:“朕即位,今一十三年了。”阎王道:“陛下宽心勿虑,还有二十年阳寿。此一来已是对案明白,请返本还阳。”
      十阎王差崔判官、朱太尉二人,送太宗皇帝还魂。崔判官顺便做了一次导游,带着唐太宗参观了一次地府。到了地府的十八层地狱,处处俱是悲声振耳,恶怪惊心。一个个被紧绑牢栓,赤发鬼、黑脸鬼,长枪短剑;牛头鬼、马面鬼,铁简铜锤。只打得皱眉苦面血淋淋,叫地叫天无救应。
      太宗看得心中惊惨。这是第二次恐吓。
      过了奈河桥,又到枉死城,只听哄哄人嚷:“李世民来了,李世民来了!” 太宗听叫,心惊胆战。见一伙拖腰折臂、有足无头的鬼魅,上前拦住,都叫道:“还我命来,还我命来!”
      这些人,不对,他们都不是人,而是鬼!他们都是来拦住太宗皇帝索命的。
      这是第三次恐吓。慌得那太宗藏藏躲躲,判官道:陛下,那些人都是那六十四处烟尘,七十二处草寇,众王子、众头目的鬼魂;尽是枉死的冤业,无收无管,不得超生,又无钱钞盘缠,都是孤寒饿鬼。陛下得些钱钞与他,才能救你。太宗空身到此,那里有钱?便立一约,借得金银一库,叫太尉尽行给散。
      判官又吩咐众鬼道:“这些金银,汝等可均分用度,放你大唐爷爷过去,他的阳寿还早哩。我领了十王钧语,送他还魂,教他到阳间做一个水陆大会,度汝等超生,再休生事。”
      众鬼闻言,得了金银,俱唯唯而退。判官送唐王直到超生贵道门,判官道:
      “陛下到阳间,千万做个水陆大会,超度那无主的冤魂,切勿忘了。若是阴司里无报怨之声,阳世间方得享太平之庆。凡百不善之处,俱可一一改过,普谕世人为善,管教你后代绵长,江山永固。”
      唐王一一准奏,辞了判官,脱了阴司,回到阳间。开始出榜招僧,修建水陆大会,超度冥府孤魂。
      由此可见,太宗皇帝为什么要招集全国高僧,举办一次旷世规模的“水陆法会”,原因就在这里,是阎罗殿的崔判官叫唐太宗复活后办的。
      崔判官叫唐太宗办这个水陆法会,有两大好处,说得非常清楚明白:
      1、凡以前的种种不善之处,俱可一一改过。
      不善,就是恶,以前所行的种种恶,逼父,杀兄,害弟,荡平六十四处烟尘,剿灭七十二处草寇,南征北伐,杀人无数,以至无数枉死冤魂叫冤报怨,这些都是可以改的。只要办了这个水陆法会,也就改了,这些无数枉死的孤魂野鬼便可得到超度,也就不再追究你的责任了。
      2、普谕世人为善,管教你后代绵长,江山永固。
      办了这个水陆法会,还可以以身作则,带头行善,劝化全天下的人都来行善,不要作恶。这样,管教你后代绵长,江山永固。
      既然能有这两大好处(最揪心的),唐太宗何乐而不为呢? 所以一回到阳间,他就着手大办这个水陆法会。因为唐太宗大办水陆法会,所以才招来了全国的高僧。在众高僧里面,又“海选”出了唐僧陈玄奘法师做坛主主持人。
      顺序就是这样的。

四、真经究竟有什么作用

      唐太宗办水陆法会,从本意上讲,并不是要宏扬佛法,而是要达到他个人的两个目的:
      1、 超度以前枉死在他手上的无数孤魂野鬼,通过办这个水陆法会,以前所行的种种恶,就改了,就没有了。
      2、 以身作则,带头行善,劝化全天下的人都来行善,不要作恶。办了这个水陆法会,就能保后代绵长,江山永固。
      这场水陆法会,从全国各地海选出一千二百名高僧,聚集到长安化生寺,打造禅榻,装修功德,整理音乐,分派上中下三堂。诸所佛前,物件皆齐,头头有次。选定本年九月初三,黄道良辰,开启做七七四十九日水陆大会。
      由陈玄奘大阐法师,开演诸品妙经。太宗及文武皇亲国戚,俱至期赴会,拈香听讲。那么,这场水陆法会的场面有多大呢?数据如下:
      1、级别之高:这是一场有全部国家领导人参与的佛事活动。
      2、人员之多:聚集了有一千二百个和尚一起作法。
      3、时间之长:计划作法的时间,为连续七七四十九天。
      相信各位都没有见到过如此大场面的佛事活动。
      那么,这么大的场面,究竟能不能超度以前枉死的孤魂野鬼呢? 不好说,但可以肯定的是: 以身作则,带头行善,劝化全天下的人都来信佛行善不作恶不危害大唐,这个目的,是百分之百的可以达到嘀!
      这一点,唐太宗的心里是有数的,因为他完全有能力支配这场水陆法会在民间的影响力!
      可第一点,唐太宗的心里就没有数了,你们这些和尚到底有多少道行? 你们念的经究竟有多大的法力? 你们究竟能不能超度孤魂野鬼? 唐太宗绝对是半信半疑的。此时,他最关心的就是: 枉死的孤魂野鬼能不能被超度。
      超度,指诵经等佛事活动使鬼魂脱离苦难,重新超生,投胎转世。
      那么,什么样的人死后不能超生呢? 在我们这一群善良的人的印象中,都是“坏事做绝”的人永世不得超生。
      但是,我们今天是在讲西游记,所以应该尊重原作者的意思来讲解。原作者可没有说是坏事做绝的人不得超生。而是这样说的:
      又到枉死城,只听哄哄人嚷,分明说:“李世民来了,李世民来了!”

      ...... 都叫道:“还我命来,还我命来!”

      ...... 判官道:“陛下,那些人都是那六十四处烟尘,七十二处草寇,众王子、众头目的鬼魂;尽是枉死的冤业,无收无管,不得超生。......”
      注意: 是“枉死的”不得超生。
      这些人,按生死簿,死期到都没到,就被唐太宗杀了,所以是枉死的。这些枉死的孤魂野鬼,无收无管,他不超生,他就守这儿,天天蹲点,赖在这个鬼地方不走了专等你来,嘿嘿,总有一天,你李世民是要从这走的,叫你也莫想投胎享荣华。
      你说李世民他想了怕不怕?
      所以,究竟能不能把这些枉死的孤魂野鬼都弄走,就成了他内心深处最大的隐痛!
      你们这些和尚到底行不行啊?! 究竟能不能把这些孤魂野鬼都弄走啊?!
      就在唐太宗半信半疑的时候,观音菩萨跳出来说:“你这小乘教法,度不得亡者超升,只可浑俗和光而已。”
      你办这的个水陆法会,根本就不能把这些枉死的孤魂野鬼都弄走! 仅仅只能做做样子,给天下的老百姓看看而已。你说,观音菩萨只这一句话,是不是说到唐太宗的心坎里去了?
      菩萨又说:“我有大乘佛法三藏,可以度亡脱苦。”
      此言一出,唐太宗心里的疑虑尽释,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,连忙问道:“你那大乘佛法,在于何处?”
      菩萨道:“在大西天天竺国大雷音寺我佛如来处,能解百冤之结,能消无妄之灾。” 太宗大喜道:“教法师引去,请上台开讲。”
      观音菩萨可没有随随便便地就和他讲什么大乘真经,而是现出真身,让大家都知道她是真的观音菩萨。这是在进一步取信唐太宗。并留下一个帖子点化道:
      礼上大唐君,西方有妙文。程途十万八千里,大乘进殷勤。
      此经回上国,能超鬼出群。若有肯去者,求正果金身。
      注意: 这个真经对于唐太宗来说,仅仅只有一个功能作用,很简单,就是“能超鬼出群”。
      这个“能超鬼出群”的真经,菩萨并没有上台开讲,而是:如果你想要,你就到西天如来佛那儿去取。太宗即命众僧:“且收胜会,待我差人取得大乘经来,再秉丹诚,重修善果。”
      好了! 水陆法会也不做了,取真经要紧,待取来真经,再重做这场法会。为什么法会只做了七分之一,就中断停止了?因为菩萨说了,这个度不得亡者超升,做了也是白做,不起作用的。
      前面说过,唐太宗办这个水陆法会,可能有两个目的。如果他仅仅只是为了做给天下人看的,劝化全天下人都来行善这一个目的,那么他的目的就已经圆满的达到了,他也就不会稀罕什么西天的真经了,对吧。
      可事实是他非常的、迫切的想要得到这个真经,那么,这就只有一种解释: 他要彻底地把这些枉死的孤魂野鬼都弄走! 这才是头等大事。至于摆摆场子、做做样子给老百姓看,倒是次要的了。
      至此,我们可以得出结论,唐太宗之所以要到西天求取大乘真经的真正目的:
      1、不是为了宏扬佛法佛教。
      2、不是为了普度天下众生。
      3、是为了消除自己以前所行的恶,做的孽,犯的罪,扫清心中的鬼。

五、取经难,传经更难

      唐太宗之所以需要如来佛的经,是为了消除自己以前所行的恶,做的孽,犯的罪,扫清心中的鬼。上回已经说明。但是细想:要是观音菩萨不告诉唐太宗,唐太宗会知道如来佛有这个经吗?肯定是不知道的!
      如果唐太宗不知道如来佛有这个经可以为他解灾,那他也就不会派遣唐僧去西天取经了。所以整个事件的关键之处还在于观音菩萨。
      那么,观音菩萨又为什么要来指点唐太宗呢?《西游记》第八回《我佛造经传极乐观音奉旨上长安》,讲得非常清楚:
      一日,如来佛祖唤聚诸佛、众弟子,对大众说:我今有三藏真经,可以劝人为善。我待要送上东土,叵耐那方众生愚蠢,毁谤真言,不识我法门之旨要,怠慢了瑜迦之正宗。怎么得一个有法力的,去东土寻一个善信,教他苦历千山,远经万水,到我处求取真经,永传东土。谁肯去走一遭来?
      观音菩萨道:“弟子不才,愿上东土寻一个取经人来也。”
      如来见了,心中大喜道:“别个是也去不得,须是观音尊者,神通广大,方可去得。”
      凡作一部大书,必有提纲挈领之处,然后线索在手,丝丝不乱。此一回为取经故事千头万绪之总纲,不明此,则极易被后面取经过程中的精彩故事所迷惑。
      从这个总纲可以看出: 取经的最初缘由,是如来佛祖要传经,而不是唐僧要取经,也根本没有任何人想要取他的经。
      这段提纲挈领的文字,数百年来竟无人读破,都误把“传经”作“取经”。
      如来佛祖要传他的经,要把他的经永传东土,这个难度其实是挺大的。怎见得? 是万水千山,路途遥远吗? 不是的,是那方众生愚蠢,毁谤真言,不识旨要,怠慢正宗。这个难度究竟有多大呢?派谁去,都完成不了这个任务,只有神通广大的观音菩萨方可去得。
      那么,我堂堂中华真的很愚蠢吗? 以至让佛法无边的如来佛祖都感到传经难,我们来看《西游记》中是怎么讲的:
      1、福陵山云栈洞的猪八戒同志,此时扮演的角色是处于社会最底层的“匪类”。猪八戒同志因为没有个赡身的勾当,只是依本等吃人度日。
      猪八戒在为匪的时候,是靠“吃人”来过生活的,而且还是“依本等吃人”的。可见猪八戒同志为匪是有“几不杀”,“几不抢”原则的,说明他仅仅只是为了解决最基本的生存问题。
      菩萨点化他道:“古人云,若要有前程,莫做没前程。你既上界违法,今又不改凶心,伤生造孽,却不是二罪俱罚?”
      猪八戒同志道:“前程前程,若依你,教我嗑风!常言道,依着官法打杀,依着佛法饿杀。去也,去也!还不如捉个行人,肥腻腻的吃他家娘!管什么二罪三罪,千罪万罪!”
      猪八戒同志非常的直率,他根本就不信佛,即使是观音菩萨本人站在他面前,他也不信那一套。他只相信:填饱肚子要比犯罪强。
      2、菩萨将袈裟、锡杖拿到长安城里叫卖。遇到几个水陆法会主持人落选的愚僧,倒有几贯村钞。

      愚僧问道:“你的袈裟要卖多少价钱?”

      菩萨道:“袈裟价值五千两,锡杖价值二千两。”

      那愚僧笑道:“这两个癞和尚是疯子,是傻子!这两件粗物,就卖得七千两银子?只是除非穿上身长生不老,就得成佛作祖,也值不得这许多!拿了去,卖不成!”
      愚僧,倒有几贯村钞。这是小富小康这一阶层的代表,手上有几个钱的人。更是佛教内部会员的代表,而且还是级别很高的会员,因为他们是水陆法会主持人落选的。要知道:能够参加皇帝举办水陆法会的和尚,都是全国有名的高僧。
      这些高僧们虽然披着佛教的外衣,其实心里压根都不信佛,因为他们都非常的现实,就是对“长生不老”,“成佛作祖”都明确的表了态: 没有兴趣。
      3、我们再看皇宫贵族这一阶层,太史丞傅奕大胆的上疏皇帝“谤”佛:
      西域之法,无君臣父子,以三途六道,蒙诱愚蠢,追既往之罪,窥将来之福,口诵梵言,以图偷免。自五帝三王,未有佛法,至汉明帝始立胡神。然西域桑门,自传其教,实乃夷犯中国。
      言礼本应事亲事君,而佛背亲出家,以匹夫抗天子,以继体悖所亲,若遵无父无君之教,正所谓非孝者无亲。
      太史丞傅奕,不仅不信佛,还“谤”佛,专拣佛的坏处说,直接了当的提出“佛教有害”论。
      由此可见: 说我中华众生愚蠢,非真。我看这做恶的,势利的,权贵的,一个个的既不愚,也不蠢。说毁谤真言,这倒不假。几乎是人人诋毁,个个诽谤。
      无量无边的佛法,在我中华大唐社会最底层的尚未解决最基本生存问题的人员中,没有市场。在小富小康,手上有几个钱的人员中,也没有市场。在上层贵族官僚中,更没有市场。
      要到一个没有市场的地方去推广自己的产品,真是难啊!
      我们大家看西游记,一般都误以为,取经的难度是在西天路上。总以为唐僧历经种种磨难是最大的难度。其实不是的。难度总共有两个方面:
      首先是没有市场。其次才是路上的困难。
      从上面如来佛的话中,可以十分明确地看出:他并不担心路上的困难有多大;而担心的是这个地方根本没有市场。

六、观音菩萨是一个什么样的人

      经过一番市场调查,在我中华大唐社会的各个阶层,均不信佛,并没有对佛法产生需求关系,这里根本就没有市场。而供给却十分巨大!
      如来佛的出货量为:《法》一藏,谈天;《论》一藏,说地;《经》一藏,度鬼。这三藏经书合计为三十五部,共有一万五千一百四十四卷之多!
      吾观天下,各行各业,万般皆不难,唯“出货”为最难! 卖不出去等于零。即使身为如来佛祖者,也不能例外,要想把到自己的产品,三藏经书,推广到一个没有市场的地方去,这真的是个难难难!
      所以如来寻思着,要想办成这件事,“怎么得一个有法力的”去才行。观音菩萨当即表态: 愿意去。如来见了,心中大喜道:“别个是也去不得,须是观音尊者,神通广大,方可去得。”
      那么,观音菩萨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 究竟是何德何能? 有何种法力? 何等神通? 唯她能完成如此大任?
      如果能用民间的传说来评价她为大慈大悲,救苦救难的话,那么,也一定有人会引用封神榜,说他是专施毒计的慈航道人,手里拿个清净琉璃瓶,将人畜吸入瓶中,身皮肉化成脓,后来又欺师悖祖,叛经离道,割了雀雀,变了性,改了名,投到西天如来佛门下。
      这样就说不清白了,我们还是从《西游记》原著中找答案比较客观公正。
      在西游记中,观音菩萨就是个女性。
      观音菩萨最初的出场是在孙悟空偷蟠桃反天宫后的第六回。这个时候,是她向玉皇大帝举荐的二郎神,导致孙悟空第一次被捉。
      菩萨开口对老君说:“贫僧所举二郎神如何?”又说:“我将那净瓶杨柳抛下去,打那猴头;即不能打死,也打个一跌,教二郎小圣好去拿他。”
      而事实却是: 菩萨自己仅仅只是说说而已,并没有动手,又问老君道:“你有什么兵器?”老君道:“有,有,有。”捋起衣袖,取下个金钢圈,自天门上往下一掼,可可的着猴王头上一下。打中了天灵,立不稳脚,跌了一跤。
      由此可见,菩萨对自己的“用人之道”颇为自得。而后面说的那句话,躲在背后使阴招,唆使他人下暗手,就绝对不是光明之举。
      菩萨第一次出场,未见行一善,也未见行一恶,未施展任何法术,也未使用任何法器,只是如如不动,空口说了几句白话而已。足见: 高深莫测!
      现在,传经业务中,如来佛对看她的看法是: 有法力,神通广大。
      如来座下的四菩萨、八金刚、五百罗汉、三千揭谛、众比丘僧、比丘尼、优婆塞、优婆夷、大小尊者圣僧,除她之外,没有一个人能办得成这件事。这么说来,观音菩萨就是如来身边最得力的一个人了。如果观音菩萨办不成这件事,相信其他人更不能办成。
      观音菩萨此时的表现是: 那菩萨闻言,踊跃作礼而退。即唤惠岸行者随行。那惠岸使一条浑铁棍,重有千斤,只在菩萨左右,作一个降魔的大力士。
      看样子,菩萨接到这笔大单,对筹建新的分公司,显得非常兴奋。她身边的惠岸行者大概是个狠人,不好惹的。
      这是菩萨在《西游记》中的第二次出场。
      至此,仍未见菩萨做一事,还是如如不动。不过,她两次出场的环境却是交代的清清楚楚,前一次是天宫大变之际,这一次是如来大愁之时,她总在关键时候出场,真可谓: 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灵感观世音菩萨。
      菩萨在前往长安的路上,遇到沙僧、八戒、悟空,可以看出菩萨惯用的三招:
      1、数落对方的罪孽,
      2、 入我门下可脱罪,
      3、劝人行善。
      看完《西游记》全书,菩萨也仅只是“理论”学的好,劝别人行善而已,她自己勉强行了一善,即救了小白龙一命,可她的目的却是要弄一匹好马。
      菩萨到了长安大唐国。行至大市街旁,见一座土地神祠,二人径入。
      唬得那土地心慌,鬼兵胆战,知是菩萨,叩头接入。那土地又急跑报与城隍、社令,及满长安各庙神祗,都知是菩萨,参见告道:“菩萨,恕众神接迟之罪。”
      菩萨道:“汝等切不可走漏一毫消息,我奉佛旨,特来此处寻访取经人。借你庙宇,权住几日,待访着真僧即回。”众神各归本处,把个土地赶在城隍庙里暂住。
      注意:土地佬儿是被观音菩萨赶出去的。
      土地佬儿,是仙界天庭玉皇大帝设在人间最基层的干部。不是佛派的人员。那么,他怕菩萨作什么? 菩萨会来检查他的工作么? 不会,菩萨既不是上司,更不是干部,一出家人而已。现在的身份是在街上卖衣服卖拐。
      据我所知,基层干部对付在大街上乱摆摊设点卖衣服卖拐棍的人,唉...还是不说了。怎么这位基层干部怕她就怕成了这个样子呢? 怕的蹊跷,怕的离谱,而且,把办公室都让出来了。
      可见,在土地佬儿这位基层干部眼里,观音菩萨是个极厉害、极KB的角色!
      菩萨道:“汝等切不可走漏一毫消息。” 这么神秘! 她想干什么? 到底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怕走漏了? 书中没有直接交代。这是《西游记》第八回的事,但后面紧接着的五回,自从观音菩萨到了长安之后,长安城里就发生了三大怪事!

七、皇帝是最佳的传经人选

      前面讲过,不是唐僧要取经,而是如来佛要传经。那么,如来佛为什么要把他的真经传到东土大唐来呢?《西游记》第98回有答案,如来佛祖亲口笑着说道:
      “向时众比丘圣僧下山,曾将此经在舍卫国赵长者家与他诵了一遍,保他家生者安全,亡者超脱,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,我还说他们忒卖贱了,教后代儿孙没钱使用。”
      如来佛的经,念一遍,最低收费标准为:三斗三升米粒黄金,这还是贱卖了。可见是有着巨额利润的。
      舍卫国,是在西方。如果如来佛能把他的经传到东土大唐来,则利润至少会翻倍增长。但是,东土大唐这个地方没有市场,所以如来佛很难办,就寻思着要找一个有法力的去才行。
      于是,观音菩萨自告奋勇地接下了这笔大单。
      观音菩萨来到这块没有市场的地方,底层不信佛,中产不信佛,贵族不信佛,那究竟从哪儿开展业务呢?
      上回有交代: 观音菩萨是个深谙“用人之道”,又善“背后使阴招”的人。既然你们都不信佛,那就干脆直接找皇帝! 只要皇帝一个人信奉受行,则全国信奉受行,市场大着呢!
      于是,就有了唐太宗地府还魂这一幕。观音菩萨为总导演。
      我们来看孙悟空是怎么到阴司里的: 两个人拿一张批文,上有“孙悟空”三字,走近身,不容分说,套上绳就把美猴王的魂灵儿索了去,踉踉跄跄,那两个勾死人只管扯扯拉拉,定要拖他进去。
      而唐太宗死的时候,是阎王有请,判官来接,自上而下,完全不符合阴司的程序,很明显,是受人指使的。
      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线索就是,阴司阎罗殿本属仙界天庭玉皇大帝管辖,经孙猴子大闹一场后,启表上天奏闻玉帝,可是玉皇大帝也拿猴子没有办法,还是如来佛收拾了猴子,这阎王自然会掂量着倒向哪边,所以本属仙界天庭管辖的阴司就被佛派西方极乐世界收编了!
      收编的时候,经过整顿,重新挂牌开张。这阴司,在猴王去的时候,那城上有一铁牌,牌上有三个大字,乃“幽冥界”。而唐太宗去的时候,招牌都换了! 城门上挂着一面大牌,上写着“幽冥地府鬼门关”七个大金字。三换七,道变佛。所以,观音菩萨在这阴司里要指使安排几个人,简直太容易了。
      那条被魏征斩了的龙,他的魂魄就被关押在阴司里,按说是不应该出来危害阳间的人的。但他却天天跑来缠着唐太宗索命,终于把唐太宗也逼到阴司里去了。
      那条龙,在整个事件中,仅仅只起了一个作用:就是缠着唐太宗逼命!试问:要是没有人放他出来,他又怎么可能跑来逼唐太宗呢?!所以,被操纵的痕迹太明显了。
      唐太宗在遍游地府之后,点头叹曰:
      善哉真善哉,作善果无灾!善心常切切,善道大开开。
      莫教兴恶念,是必少刁乖。休言不报应,神鬼有安排。
      唐太宗大概是想明白了。善哉真善哉,这一切都是神鬼有安排。唐太宗还阳的时候,判官送唐王直至那超生贵道门出的地府,何为贵道门?
      地府里有“六道轮回”之所,魑魅魍魉,滔滔奔走那轮回之下:行善的升化仙道,尽忠的超生贵道,行孝的再生福道,公平的还生人道,积德的转生富道,恶毒的沉沦鬼道。
      唐太宗杀人如麻不为善,叛国自立不为忠,逼父造反不为孝,射兄害弟算恶毒。但是,地府阴司里对他的评价却是“忠”! 因为是从“贵道门”送他出来的,只有“尽忠的”才走贵道。
      唐太宗忠于谁? 不是朝廷,不是君父,而是佛祖。
      是因为唐太宗信仰佛教,才被阴司评定为“忠”的吗? 很显然,也不是,因为唐太宗是在出了阴司,还阳复生之后才信佛的。
      那么,这就只有一种解释: 逼父造反,射兄害弟,为“忠”,好杀,善杀,为“忠”,以恶,大恶为“忠”,因为“忠”,才得到认可,得到嘉奖: 再添阳寿20年。
      各位看官,莫要以为我在胡说,如来佛祖原本就是喜欢大恶之人的,看看如来佛祖手下的四菩萨、八金刚、五百罗汉,哪一个不是大恶人? 你不恶,他还不要呢。
      《我佛造经传极乐》一回中讲到:
      如来又取出三个箍儿,递与菩萨道:“此宝唤做紧箍儿。虽是一样三个,但只是用各不同,我有金紧禁的咒语三篇。假若路上撞见神通广大的妖魔,你须是劝他学好,跟那取经人做个徒弟。他若不伏使唤,可将此箍儿与他戴在头上,自然见肉生根。各依所用的咒语念一念,眼胀头痛,脑门皆裂,管教他入我门来。”
      从这儿可以看出三个问题:
      1、如来佛需要恶人,
      2、如来佛的法宝很厉害,
      3、用很恶的法宝逼很恶的恶人入他的门下。
      观音菩萨奉如来佛旨,到长安寻找“善信”,为了打开局面,以唐太宗为突破口,让他死,让他活,让他大办水陆法会,促成传经大业,这一切都做的不动声色。《西游记》有诗为证:
      万里相寻自不言,却云谁得意难全。
      求人忽若浑如此,是我平生岂偶然?
      各位: 菩萨应如是布施。不住于身不住于法不住于相布施,其福德不可思量。

八、观音选定取经人始末

      观音菩萨来到了长安之后,长安城里就发生了三大怪事:
      1、状元陈光蕊赴任逢灾,留下一子,
      2、皇帝唐太宗死而复生,要办水陆法会,
      3、和尚陈玄奘当选法会主持,菩萨当众显象点化。
      这三件事都与“取经”有着最直接的关系,任缺一件,则取经不能成立! 很显然,这三件事都是观音菩萨做的,从许多方面都可以看出,下面略举一二:

(一) 关键人物魏征
      1、在陈光蕊事件中: 状元陈光蕊结婚的第二天凌晨五更三点,魏征丞相奏太宗:“臣查所属州郡,有江州缺官。乞我主授他此职。”太宗就命光蕊为江州州主,即令收拾起身,勿误限期。
这么大清早,魏征只一句话,就把陈光蕊推上了死路! 时间,路线都是设计好了的。
      2、在唐太宗事件中: 龙王求太宗看住魏征不要斩它,魏征偏要斩,使老龙冤魂来寻仇索命,把太宗逼到了阴间地府。
      魏征还自以为是的充当好人,写个信给崔判官,殊不知,坏就坏在这个信上,不写这个信,还不知道魏征和他们是一伙的,写了这个信,才知道原来是他们安置在唐太宗身边的一个间谍!
      为什么这样说呢?因为他那封信根本就没起到半点作用! 他的信还没有亮出来,崔判官早已跪在地上迎接来了,人家是接到上级的命令来的! 不是这封信!
      所以,魏征的这个信并没有起到帮助唐太宗的作用,仅仅只是起到了“暴露”自己身份的作用!
      3、在陈玄奘事件中: 水陆法会选主持人,1200名和尚,最后“海选”出陈玄奘,其实只是由魏征与萧星、张道源这三个人来评选的,魏征的官最大,是丞相,皇帝的红人,萧星是副宰相,负责宗教的,张道源是太仆,说话不算数的。
      干脆直接说,就是魏征选出的玄奘!这个魏征真是可疑,三件事中,处处有他!
      我们从中也可以看出魏征的身份: 在人间担任的是丞相之职,在仙界担任的是执屠刀行刑的一名刽子手之职。魏征自幼得授仙术,可在仙界之职实在是太低,所以想跳槽到佛界,正好被菩萨利用了,让他当个间谍。

(二) 错乱时间的喻意
      这三件事,从逻辑上讲,应该是先后关系,先有事件1,再有事件2,后有事件3,事件1必然在事件3的至少前18年。
      而作者却一律改用“贞观十三年,岁在己巳”这同一个时间,好像这三件事是同时发生的。但是我们看完西游记,也没有发现哪个神仙具备使时光倒流或时间停止的能力。
      所以大家都一致认定,这是作者的笔误。
      但是我个人认为,作者是故意犯下如此明显的逻辑错误的。因为这个逻辑错误是很容易纠正的,作者却偏偏不纠正。那么,这里面究竟有什么喻意呢?
      喻意就是:作者直指观音操纵了这一切。
      第八回《观音奉旨上长安》讲了西天极乐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的: 西方称第一,无相法王门。这里寒暑无侵不记年。大千之处没春秋。佛祖曰:“我处不知年月。”
      在西天极乐世界,如来佛自称是不存在时间观念的! 所以,作者不惜连用三次“贞观十三年,岁在己巳”,以暗示这三件事都是菩萨做的!

(三) 观音亲自出马
      水陆法会上,玄奘法师正在讲经,这菩萨近前来,拍着宝台厉声高叫道:“那和尚,你只会谈小乘教法,可会谈大乘么?”
      唐太宗道:你为何与我法师乱讲,扰乱经堂,误我佛事?
      菩萨道:“你那法师讲的是小乘教法,度不得亡者升天。我有大乘佛法三藏,可以度亡脱苦,寿身无坏。”

      太宗正色喜问道:“你那大乘佛法,在于何处?”

      菩萨道:“在大西天天竺国大雷音寺我佛如来处,能解百冤之结,能消无妄之灾。”
      太宗大喜道:“教法师引去,请上台开讲。”
      菩萨便飞上高台,遂踏祥云,直至九霄,现出原身本像,托了净瓶杨柳。喜的个唐王朝天礼拜,众文武跪地焚香,满寺中僧尼道俗,士人工贾,无一人不拜祷道:“好菩萨,好菩萨!”
      观音菩萨的真身都现出来了,唐太宗能不相信吗?!
      喜得太宗即命众僧:“且收胜会,待我差人取得大乘经来,再秉丹诚,重修善果。”
      观音菩萨领如来佛金旨往大唐寻取经人,来的时候,是《西游记》第8回,离开的时候,是第12回。至此,如来佛的东进扩张计划,观音菩萨通过种种手段运作,已经完成了一半的任务,找到了取经的“善信”。
      观音菩萨果真是如来佛所说: 有法力,神通广大,别个是也去不得。只有她去办得成。她终于办成了。

Write a comment

Comments: 2
  • #1

    Suitear (Sunday, 19 December 2010 23:54)

    搞错没~又搞那么长的~

  • #2

    网上邻居 (Monday, 20 December 2010 00:16)

    呵呵,是长,基本上30KB(文本体积)、大约一万五千字左右一篇。